自從白領和藍領這兩個概念引進來後,做個白領,輕輕鬆松拿高薪,也就成了許多人的夢想。可媒體調查發現,今年北京很多行業的藍領勞動者工資,已超出普通白領的工資。比如說,拉麵師月薪12000元;公交車司機月薪8000元;搬運工月薪8000元;更不用提耳熟能詳的月嫂、速遞員,收入動輒過萬。(6月20日《北京青年報》) 
  “調查稱北京眾多藍領工資超白領”,這讓許多人產生了穿越感。再聯繫到此前輿論報道的,在蘇州,泥瓦工日薪300元起,裝修老闆還得互相較勁才能搶得上;而碩士生月薪不到4000元,還得看用人單位臉色,似乎可以得出一個結論,現在讀書無用了。這樣的簡單對比其實沒有多大意思,白領不能也不應該把藍領當成“工資假想敵”。
  藍領工資沒有想象得高。雖然有不少招聘廣告打出了高薪,但拋棄幼稚主義,深入下去就會發現,所謂高薪是有條件的,甚至是有陷阱的。真要去應聘,就會發現“說得比唱得好”。即使說有一部分人一部分行業,確實能夠拿到高薪,這也不是普遍現象。在現實生活中,有一些藍領確實收入不錯,但放眼於整個市場,還只是鳳毛麟角。就普遍而言,藍領的收入還是居於社會中下層,而且他們還沒有各種勞動保障,上一天班拿一天錢,甚至連工作、工資都不能保證。
  藍領想拿高薪也不容易。由於受到工資市場的整體影響,受著勞資地位的決定,能夠拿到高薪的,一般是那些勞動力相對緊缺行業,需要當事人肯吃苦、有技術,甚至需要冒不少風險。比如過去媒體一再爆炒電焊工拿高薪,但想成為一名合格的電焊工,特別是具有特殊技能勝任特殊崗位的電焊工並不容易。這個行業對技術和體能要求高,而且還會對健康造成一定影響,不是一般人能夠勝任,願意勝任的。即便如此,想拿高薪也不容易。這個活有“季節性特點”,不能保證一年做到頭,如果沒有吃苦耐勞的精神,不玩命地找活幹活,以年為時間刻度,並不能保證拿到滿意收入。
  更關鍵的是,白領沒必要和藍領比。白領和藍領是一個“泊來語”,有著時代的印跡。如果說過去白領還有著“高大上”的味道,那麼現在白領已經越來越不具有附加屬性了。決定白領收入的,更多是白領在工資市場的話語權,和藍領沒有任何關係。並不是說藍領收入高了,就一定會造成白領收入低;也不是說藍領收入低了,就會讓白領收入高一點。工資收入更多由話語權決定,而現在的勞動力市場上,白領和藍領其實差不多,都處於相對弱勢地位,並沒有多少話語權。白領收入高低,與藍領收入並無必然關係。
  確實,這幾年一些藍領行業,收入出現了一定幅度的上漲,但這些行業對技術、體力要求較高,一些崗位還需要放棄“面子”、犧牲尊嚴,且上升到普遍層面,藍領收入並不高。白領、藍領都是勞動者,理想格局應是兩者收入都能合理增長,並非互相比較,更不是互為假想敵。而這,既取決於能不能建立合理的工資增長機制,還取決於能不能形成利益均衡機制,提升勞動者的話語權。□毛建國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y39iyejlv 的頭像
iy39iyejlv

cosplay

iy39iyejl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